页面载入中...

创新高:全球人均欠债3万美元

admin 4438亚洲最大免费网站 2020-02-01 371 0

  同时,宁肯也谈到,莫言在这篇小说中的表述十分口语化,而且还很幽默、风趣。“莫言在这篇小说中谈到了创作小说,在小说中谈怎样写小说,有种‘元小说’的味道。”宁肯说:“‘元小说’属于后现代范畴,后现代又属于解构。但他却用这样一种语境建构出一种东西,给人感觉很真实,用了一种类似非虚构、纪实的方式,让作品显得不是特别‘小说化’。”

  像《等待摩西》中的这段话就会让读者有一种真实感——“现在是2017年8月1日,我在蓬莱八仙宾馆801房间。刚从酒宴上归来,匆匆打开电脑,找出2012年5月写于陕西户县的这篇一直没有发表的小说(说是小说,其实基本上是纪实)。我之所以一直没有发表这篇作品,是因为我总感觉这个故事没有结束”。

  记者注意到,不论是在《等待摩西》中,还是在《诗人金希普》和《表弟宁赛叶》里,莫言都是在以“我”的视角去讲述的某个人或者某个故事。在放弃一些小说写作方式的同时,作品给人一种极强的真实感。《花城》杂志主编朱燕玲也认可这种说法。“这种风格其实是延续了莫言作品以往的路子。”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谈及诗歌《高速公路上的外星人》(外二首),宁肯坦言,莫言的诗很有自己的特点,很风趣。“诗中有些意象有他的独特性,虽然是新诗的表达,也有反讽、批判和质疑,但又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高度提纯、讲究语言凝练方式的新诗。”

  比如,诗中就有这样的表述——“从马赛到巴黎/路似吊桥渐渐翘起/那是八月的正午/四十二摄氏度/公牛的睾丸几乎垂到地面/狗伸出舌头喘息/路面熔化/仿佛黑色的糖稀/路越翘越高/是高射炮打飞机的角度/车附在路面/喘息着攀爬”。

  宁肯认为,这是一首“很有特点的诗”,“带有一种非常轻松的、自然的捕捉和流露”。他甚至觉得,这“可以说是一种莫言体”。

  朱燕玲觉得,本次莫言“复出”“是以一种新的面貌出现的”。“他的新作品有各种形式的尝试,不只是局限在小说领域,也有剧本、诗歌。我感觉他自己在寻求一种突破文学边界的东西。”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创新高:全球人均欠债3万美元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