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北京人艺上演《全家福》 - 全文

admin 在线观看国内精品视频 2020-01-21 298 0

  与袁仁国一样,每天有这样“幸福烦恼”的还有案发前的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。他的敛财方式简单粗暴——收红包。

  自从走上领导岗位后,秦光荣就从未停止收受红包礼金。过年过节收拜年拜节的钱,庆贺生日收祝寿的钱,出国访问收“补贴钱”,搬家添丁收庆贺的钱……

  利用这些“红包钱”,他四处购置房产:在北京通州的别墅面积约1200平方米,在老家湖南永州修建的“秦家大院”主体建筑面积约1600平方米,飞檐翘角、奢华气派。

  虽然名叫光荣,但他干的事一点都不光荣。似乎在他的世界里,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“低调”。

  在专题片中,这些贪官在案发前个个被“众星捧月”,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得像个“土皇帝”。电影《私人订制》中,范伟饰演的角色将他们的嘴脸讽刺得格外传神:“我可以不收,但他们不可以不送!”

  不见棺材不落泪

  “扔也扔不掉,喝也喝不了,送也送不完,倒也倒不尽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。”

  这是来自王晓光妻子的感叹,当时她的丈夫正在将藏在家中的几千瓶珍贵茅台酒倒入下水道。

  那段日子里,关于王晓光的贪污查处已经“风声鹤唳”。他回家先是将家中茅台酒的包装撕掉,然后将价格最贵的“年份酒”倒入了酒坛。用他的话说就是:“(这些酒)就我自己知道是年份酒就行了。”

  那时的他还心存侥幸,想办法将酒偷藏。不过后来风声越来越紧,才有了前文向下水道倒酒的一幕。

  除了“销赃”,狡猾的王晓光还对自己在股市的操作大摆迷魂阵——在得知启动调查之后,他竟然策划串供。暗号、接头、密谈,这种影视剧里的情节,在王晓光身上真实发生了。

  “那时候已经免了我的常委,我知道已经正式启动调查了。我跟他们说,怎么来回答组织的调查,约好每个周二或者周三几点钟在公园见面,以散步的形式碰一碰。如果情况有什么变化,我就给他们发短信,改碰头时间、地点。”

  来家、到公园、到球馆碰面,他在暗号中分别用“家、园、球”三个字代替。

  贪婪的人总是这样:做过一点好事,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;做过一点坏事,又想“神不知鬼不觉”。

  无一例外,这些贪官在案发前都是心神不宁的状态。

  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当年曾“暗示”某老板:“退休后想到北京和孩子一起住。”该老板立即出资两千多万,在北京某小区为他购置了两套房产。

  后来,他看到党中央的反腐力度不断加大,竟然又将两套房产退给了该老板。

  “那时候就是很忐忑,很焦虑……还是有侥幸心理,觉得那时候马上到退休年龄了,中央对(快)到退休年龄的会不会网开一面。”

  在这些贪官的心中,手铐不戴在手上,他们永远有侥幸心理。只有看到了监狱的高墙,他们才会想起自己是“农民的儿子”。

  在《人民的名义》中,侯亮平曾对赵德汉说:“你大把大把捞黑钱的时候,怎么没想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?现在出事了,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,中国农民那么倒霉,有你这么个坏儿子!”

  “我知罪,认罪,悔罪”

  然而,不管是负隅抵抗还是心存侥幸,最终都难逃法网。

  虽然王晓光的一系列措施给调查增加了难度,但在国家反腐的重压之下,一切反抗都是徒劳。

  调查人员一方面通过针对性强的询问和耐心的思想工作,让王晓光的防线慢慢动摇,另一方面对掌握的多条问题线索展开多方调查。通过“全流程、全要素”的监察和调查,案件很快取得了重大突破。

admin
北京人艺上演《全家福》 - 全文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